暮雨客散

【喻黄】鸿门宴(二)

“不马虎不马虎!派人啊..好好好。派点人吧!以防万一,别被发现就好了!
”黄少天简单的收拾了下二人的行李。将手机拿起拨通了电话
“喂...来十几个人啊。不用太厉害吧?但也别渣鸡啊!太厉害的跟着我们太浪费了你说是吧,太垃圾的我们这次一趟估计是要死..对对对..你懂啊?懂早知道我就不说这么多了....”
挂了电话后尴尬的耸耸肩,看了看最近的车票问到一旁的人。
“马上就有车,走吗?”
“嗯,先去。”
喻文州早就习惯了这人的风格,背对着他站在窗前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一种很明显的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不由蹙起了眉头,转身片刻还是收起来依然一如既往的笑颜
“辛苦少天了。”
一边说着一边倒是自己又播了通电话,刚接通却又是按灭,笑着看了眼联系人上叶修两个大字扬了扬手机,把他丢回口袋跟着少天一起出了门。

叶修他们早已在路上了。拿过所有的人员名单,指尖划过几个名字。“这些精英...你说,是跟着我们好,还是到海港搜查货物?”
感觉跟着咱有些浪费啊,沐秋你觉得呢?”
苏沐秋把手机往桌上一甩便向后瘫回椅背,跟蔫了似的。
“随便了。”
见他窝了许久又站起来顺手捞了杯子一口干尽凉茶,侧步跨出了办公桌那点局限空间算是感觉清爽了许多。
“分组,两边都塞点...我去把谈判地的图给要来,还得再按个狙击手保险。”
只听见桌上的手机震动嗡嗡作响,叶修移过在人员单上的目光看向屏幕。伸手按了接听与扩音器,系统忙音在空间扩开。盯了片刻轻轻笑声,“小年轻。”
摁了下圆珠笔,将精英的那些后辈们划了圈圈。撑着下巴看向旁边的人,
“沐秋啊,这次我们得小心了。精英一个没留。”
“...你心是够大,回来该给他们一通长训。”
苏沐秋指腹压于颈后伸了个不大不小懒腰凉凉答话,眼神瞟过桌上名单嘴角便是微微一抽,似乎连额角青筋都跳了片刻。犹豫半晌又回身去把桌上公用手机——刚刚用来发短信那个——捞回来搁了静音非振揣兜里了。
“自己查查装备,别到时候开枪走火,这玩笑就开大了。”

“怎么还没来啊。慢死了真是!”
窗外烦人的蝉不停的鸣叫着,黄少他们早已到达了深圳,在约定了地方等待。
下达了命令让其余的人埋伏在周围,以防万一。而自己与队长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坐着闲聊,还不住的发着闹骚。尽管如此,内心还是有些许紧张的。虽然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但是一到放手一搏的时候,又有谁会丝毫没半点感觉?
黄少天忍不住扭头看了看人,每次看到喻文州那镇定自若的神情,自己总是会安心许多。
“少天,对面那栋楼的楼顶落了什么?有点晃眼”
喻文州曲起手指轻敲着桌子一副很不经意的样子,晃了晃视线在附近的几个客人身上多留心了一下情况。眼神不经意瞟到窗外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用着不大但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声音提示身旁的人
“来了。”

信号干扰一切完毕,特意弄的较明显一些仪器置于四周楼房顶部。真正部队却是藏于各个空阔房间,关了灯假似无人。
车停下,叶修捻灭了烟头小声嘀咕带些抱怨语气。
“这啥破酒店,居然禁烟。”
摩挲了下指腹将大衣披上踏出车外。透明文件夹抱在臂弯,踱入店内。
到了指定房间礼节性敲两下便推门而入。打量下里面二人,一边嘴角微微勾起。
“嗨,该说——好久不见?学弟们。”
“禁的好。”
苏沐秋低声嘟囔着顺带检查确认完最后一次,折叠纸质地图塞入外套内袋...若不是正事要紧大概还能装模作样地多挤兑挤兑人。拢拢衣襟遮实了腰间,紧随其后可算是出了这乌烟瘴气的空间。
手藏在兜里差一肩站在他后头,眯着眼略扬了下颚望进房间——认得是认得,终归没搭档这么熟,真正了解的是他俩...前辈魏琛。便撇撇嘴角默不作声。

叶修将文件夹随意甩桌上,“那啥,废话不多说,我就直接上正题了。”
将绕着文档外的毛线转开,拿出其中一张纸,上布满密密麻麻政府所管,同时归人们自理的港口。
“广州是个大城市,发展虽是迅速,但仍有落后跟不上的地方,”将手放进口袋拿出烟盒,后想起禁烟啧声放回,没了烟草有些不舒服皱皱眉继续,“我们已经到各个地方都探过,这是记下来的图纸。”
“这次的合作就和我之前说的差不多。希望你们上交几个人头,两周内,不干扰你们进货,”顿了顿喝口温水,“两周内不阻拦的情况下,不断进货利润自是一笔巨款——但是,希望你们只在我们规定的几个港口进行。毕竟我们不可能撤走所有人手,容易被上头发现。”
向后仰了仰身子眯眸看向对面宴请的二位,
“——这个条件,如何?”
“条件的确挺不错,可是这个...谁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呢?我们怎么相信你们??”
黄少天警惕的握住手中的杯子看着对方 ,托腮目光有意无意的瞟了眼四周后又定在对面人身上。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喻文州食指肚在杯沿上摩挲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垂眸视线落在自己安分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上,等少天的话说完微笑着点了点杯壁碰出点轻微的响声
“前辈,我们是商人。交几个人头这样的事就算是兄弟们情愿但怎么说也对不起他们,仅仅是这些我怕堵不住大伙儿的嘴。况且...”
不知何时手机地图已经摊开放在桌上,轻划了个范围出来弯眸等着对面人的反应
“我们也可以选择不跟你们合作,您说是吧。”
“自然,不合作的确是可以的。可几个人头换来如此巨润我要是商人早就同意了,”叶修笑了声,语言缓慢解释。从进酒店前,另一部队早已潜入打探到的对方的大本营进行潜入。此时身在酒店暂时未得快讯,便不疾不徐的与人打着太极。“况且我们也只是要人头,不是要将你们某个据点连根拔起...人手的话,去下面提拔几个就方便许多了。”
“你们可以慢慢考虑,毕竟这的确是个不可忽视的利润。”带着志在必得笑容看着对方。
喻文州的视线开始在周围打转儿,一种莫名的感觉油然而生,气氛好像有些凝固下来,看着对面人的笑容面上仅仅弯眸笑而不语,实则心里有些烦乱,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垂眸陷入思考“利润..是很大,但一份利润就一份风险,以叶修的品性毁约这种事的确不会发生,但从中捣鬼..不是没可能。何况这位忽然找上门来,想要是绝对不可能只是这些,难不成....”心下猛然一惊,抬眼看向身侧的少天眨了眨眼睛暗示,又扭回头来抱歉的笑了笑起身
“先辈,失陪一下。去一趟洗手间。”
叶修的脸上保持一惯懒洋洋面孔,信息干扰器早已布下四周,专门针对某些特殊字眼及所查出的属于他两机子的信息干扰器,酒店外一间楼房内传讯员拦下讯息,同时依照平日所能盗用的属于蓝雨手下的语气回复短信。只是不知会否有不知道的,属于他们上层的专用暗号。
摆摆手让他去,拿起杯茶喝口。小声嘀咕“...好想想吸烟啊。”
“嗨老叶啊。这次搞什么鬼呢??咱都是老对手了,有什么话敞开了讲啊。讲真,就你这下限,我太他妈担心你耍什么鬼玩意。”
黄少天有些烦躁的把手中水杯使劲放桌上,溅出了许水花。
“最讨厌玩这个玩那个的了!你们不觉得累吗??我想想都脑子疼!”
看见队长去洗手间心里意识到这事情肯定不简单,于是尽力转移话题拖延时间。
不说话还好,一开口跟鹦鹉似的。
苏沐秋倒是觉得谈话也没什么好听的,姑且听了又嫌懒。于是好说歹说装了个样子垂着眼立在边上,却是忽见一人起身离去。
锁舌落响,苏沐秋眉角微微一动不露声色移了关注点。思忖片刻便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即压一压叶修肩头顺手从他口袋里捞走了烟与火机。
“你们慢聊,我偷一根去。”
指间夹着软盒冲他挥一挥转身便带上了门,瞬息之间笑容一丝不剩,向着洗手间所在走了五步左右便挺。略略分辨方向便向喻文州所在悄无声息摸了过去。

喻文州几步推门进了个空着的卫生间隔间里,靠在门板上拿出手机按着手机按键朝情报组询问情况,得到没问题的答复后心生出的疑虑丝毫没打消反倒是更大了些,看了眼屏幕上方的时钟竟已过了二十多分钟,心下想来待太久容易让人怀疑,留心了一下按下冲水键,推开隔板的门就见门口的苏沐秋,冲他笑着点了点头
“前辈。”
他对于这个不熟悉的前辈没什么好说的,于是侧身打算从他身旁绕过,不知自己刚才的举动这人察觉了多少,轻微蹙了蹙眉。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