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客散

灵契。「回忆」


1.
于森森白骨之上,他茕茕孑立,白衣飘散。

2.
“今年的雪,真美。”
他犹自站至窗前,望皑皑白雪叹息。

“是啊,再配上点美酒,就当真是世界最美之事了。”
笑吟吟将酒摆桌上转身随手拿起一个酒杯,在杯口环绕了一圈缓缓倒入。

3.
“这...可能是我看的最后一场雪了。”

窗外,雪落下来了。似是花瓣飞舞空中。纷纷落落。

手中酒杯一晃不慎撒在桌面,右手紧攥置于左心口立刻单膝跪地。

“大人,我定随你一生。永不背叛。”

“都说了,别叫我大人。我们...是家人。”
蹲下凑进他脸颊闭眸轻言,乌黑睫毛染上一层白雪透出寒气。

“嗯。”

4.
“你们都想让我下地狱!!!那我就将我经过之处,全变成地狱!!!”

手持宝剑,剑鞘乱舞。刺眼血迹染红衣袂,如朱雾般覆盖了大地。

5.
连雪也是掩不住这粘稠的血迹。

下雪了。

遍地尸体,他立于之上。

“你....。”
紧握住手中长剑伸出颤抖着身子咬出一个音节出声。
“你来了?”
还是以往的那个笑容,却陌生的遥不可及。

他举起的臂微颤着,霎时哑着嗓子嘶声呐喊执剑直逼向人:
“对不起了!!!!!!!”

殷红染红了他与他的视线。

“再见。”

【古风】缘见

孟婆,实则一职业。
      孟婆桥上,他只身一人,冷冷清清
      繁华人间,她不幸惨死,踏往冥间
      二人相遇于此。


     她不愿饮下这孟婆汤,他笑问为何。
     她说,她在等人。
     她与另一人相识相爱,约之共亡。
     她死时,他言随后便来陪她一同渡着孟婆桥。



     听罢,他沉默不语。用手指轻轻在桥下水面上划开一道涟漪——
     她口中男儿已与另一人愉快游玩。



      她脸上没有任何震惊之情,只是一贯平静。
      “挺好的,我倒也希望他可以好好活着。”


     他看了她许久才道,
     “那,喝下着孟婆汤吧。”
     她点头,一饮而尽。与常人一样,再度轮回。


      实,孟婆职业,千年更替。
      他,便是她口中男儿,见她死后立刻随去,变为孟婆。
      给她看的,不过只是一假象而已。
     “七日不饮孟婆汤,则永久留下。上代孟婆,即可轮回。”
    

      她这么爱热闹,桥上如此冷清,当上了孟婆一定很无聊吧。

黄少天的吐槽#

大家好,我是黄少天,趁那些春队友不在,我就来吐槽一下他们。

总是一口一个“少天。”给人的感觉是很温柔很努力。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总是以笑容面对。你们看来很完美对吧——然而我跟你们说啊,我总结了一下,他的笑大概是分为两种的。第一种是平时的,这时候你可以无所畏惧。卖萌撒娇打滚闹上天都没什么关系。哈哈哈骗你的。如果你在干了以上事情后很有可能会出现第二种笑容,如果出现了第二种笑容,那么你要小心了。这是危险的标志。别怪我没告诉你,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他永远是我最崇敬的队长 。

天天抽烟也不怕肺烂掉。以为自己炫酷狂拽五彩缤纷屌炸天的垃圾玩意儿。说一句话可以把几百个人气炸几万个人起飞,就算是没有脸也无所谓。依旧口出狂言。
但是,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根据的,他的实力的确够强,他有资格。
叶修,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

打死都不放出一个屁,问个十句八句也就憋出一个字儿。我靠这可是有多懒啊。好像说一句话世界就会毁灭地球就会爆炸,火星就会撞过来一样。动不动可就脸红害羞不好意思,全世界的人不是大灰狼啊喂!
但是,周泽楷他笑起来似是阳光,给人坚定,给人温暖。

不用说了,联盟最“幸运”的一个人,我都想替他撞墙安息。努力这么多总是拿不到冠军,万年老二。
我说张佳乐你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霉成这样!我也是服。
但是,你一直是我心中的无冕之王。

拽不够的拽。智商倒是不低情商仿佛就是被狗吃了一样。想送你六个核桃但是轮回的已经够了。你看看你们队长周泽楷天天被你烦的哟。整个轮回的情商都被你压低。天天嚷着自己能耐的很却输给叶修。
但是,你的努力我可以看的到。

大小眼我就暂且不提了。你瞅瞅你啊天天为孩子们忙上忙下,活像一个爸爸。天天操心,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全都考虑周全。你说说你累不累啊!
但是,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微草的未来,是明亮的。

你们俩就看死在电视前吧!这么多狗血泡沫剧,要多无聊有多无聊,亏你们是可以微笑把对面打飞的万人迷女英雄。
但是,苏沐橙,我可以知道,你哥哥在笑。
楚云秀,你已经用你最柔弱的肩膀担起烟雨了。

是挺斯文温柔的,但是太闷了。估计是满脑子想着怎么扣着赢我们,怎么算计我们去了。
但是,肖时钦你的确像个魔术师,总是能用最普通的食材变出一桌佳肴。

#抑郁症# #黄少天#

1.
“一开始,可能认为自己只是被一些繁琐小事所骚扰。”

黄少天在训练休息时刻还是有些忍不住想打电话找些人说说刚刚自己发生的有趣事儿。于是便拿起了手机想要打张佳乐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真在通话中。清稍后再拨....。”
黄少天又打了几下还是依旧通话。
张佳乐打个电话咋打这么长时间啊..???
他只好无奈的又打了打别人的电话。可是打遍了整个通讯录竟没有一个人接了电话。
有些失落吧。
心里闷闷想着走出蓝雨抬头望着一望无际的蓝天却一点儿也觉得不漂亮。
“小卢,你还是别告诉少天了。联盟的人都屏蔽他虽然只是一个玩笑,但是他听到肯定也不会有多高兴。按我对少天的理解是这样。”
黄少天听到路过的队长和小卢的谈话有些发愣,喻文州也发现他了。瞪大了眼睛惊讶,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可是黄少天已经先跑开了。

为什么大家要屏蔽我啊?这玩笑是不是太过了??我给你们打电话是因为我喜欢和你们一起聊天啊。
我有这么讨厌吗???就觉得我这么烦吗?

算了,只是玩笑啊。



2.
“习惯性的对人笑着,因为大家都是这样的。”

“少天,早。”
“早啊队长!我跟你说啊,昨天不是放假吗?我出去玩了!植物园真的好好玩,好多好看的花草树木!而且我还吃了棉花糖哈哈哈!”
“嗯,开心就好。”

他笑着目送队长远去眼神随即暗淡下来。
可是,植物园是我一个人去的啊。
棉花糖吃在嘴里甜甜的,可是心里却不甜。


3.“可能终于有一天撑不住了。亲手把自己最重要的人们给推开。”

“求你们了!!!滚!都滚!!”黄少天第一次如此嘶叫着推开他们。瘫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的从手指缝里流出来。

大家好像也就安慰一会儿然后就各去忙各的了。说什么“休息下吧,可能压力有点大。”“去公园放松放松,感受大自然吹吹风说不定就好了。”这样的话语。

那...公园还是我一个人去吗?
黄少天笑出声。独自一人


4.
大概是自己还想挽救,黄少天站在了心理医生面前,每天准时的来做训练。
努力坚持,日复一日。
本来是充满希望,
可是,很久了,自己眼中的世界还是那个死样子,一点儿色彩也没有。自己以前喜欢的,现在都觉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黄少天笑了笑,来到了海边。
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被夕阳印照的红彤彤的,慢慢的迈出脚踏沙而行。
一步,两步,三步.。
海水已经漫过脖子,但他还是没停住脚步。
海水已经过了头顶,黄少天好像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在游泳馆游泳的样子。

那时候多好,。

可惜回不去了吧。自己是多么可恶。




end

【喻黄】第一场雪

本应该暖和的春天,今年却是如此之冷。
喻文州喜欢雪,但是从小到大他从未见过一次。
他小时候喜欢收集一些小贺卡,上头总是有一些鹿带着雪撬在雪空中经过,对于他来说,有雪的地方,便是天堂。
今年春天,倒是下雪了。

雪落下来了,纷纷乱乱,错错落落。似是花瓣飞舞空中,轻轻的,一点点风,就随着飞扬旋转,在空中聚散离合。

以往听黄少天提过很多次下雪的样子,听他描绘了许多许多,用不尽的华丽词语,却还是不如自己亲眼看的好看。

黄少天伸手替喻文州披了件衣裳,外面的雪更大了.。只是一会儿,雪便覆盖了整个大地。大街小巷,房顶电线。只是马路上被车辗压过留下了一条黑黑的痕迹。
就算是下雪,路上的行人也不少,来来回回走着,路上留下长长的脚印。而没过一会又会重新被掩盖住。叫人不知道有人来过此地。
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直看着在,他们知道有人来过。
“好看吗?”
黄少天靠在喻文州的病床边,伸手又将窗帘拉开一些,指给喻文州看那漫天飞舞的雪花。
喻文州没有回答,艰难的伸出手想要抱住他。
黄少天有点想哭,但是仍是舒展着眉头笑着抱住了喻文州。
床头那昏暗的灯光映在窗户上,显得雪更是晶莹剔透。屋内二人互相抱着,谁也没有先松开谁。


猛然惊醒,自己身旁没有一个人。
对啊。为什么会做这个梦,黄少天早死了啊。.
喻文州看了看窗外,是雪。自己从未见过的雪。
朦朦胧胧,似是扫墓时扬起的灰尘。
和梦中一样。

【最喜喻文州。】

他为何这样好看。
深黑色眼眸被黑雾般的眉毛遮住。瞳孔深邃仿佛是能将人看透。唇角总是带着一抹微笑。纵是你见惯这种温润男子,对于他,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想要却触及。
总是叫人看了对你是无比的信赖,看着你的眼睛,再大的事情仿佛在你这里都化为乌有,轻轻一笑便是早已烦了心.乱了情。
满身伤疤也是悄悄将衣服拈起抚上,脸上依旧的笑容叫人难猜测心思。
悄悄落下泪水不带一丝声响。微笑在朦胧泪光里继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

喻文州,你真好看。

【联盟F4】


      联盟有四个人其实一开始就认识。    
      黄少天小时候特别贪玩。尤其是对上网聊天,整天忙碌的学习之外,总是喜欢抱着手机跟网友唠嗑。他混了很多圈,语c,黑界。仗着自己手速快,性格好,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圈子。他cp还给他取了一个特别霸气的名字:黎天。
      

       叶修家里有钱,虽然不敢经常去他爸办公室打游戏,但是偷偷弄一部手机来玩特别简单。那天,他在一个语c群里遇到了一个文笔,皮气还算不错的一个人。
       高冷,是叶修一开始给他上皮时的评价。一个手顺就把他加进列表里了没料到的是,刚刚才添加,手机就“滴滴滴”响个不停。
       谁啊,一下给我发这么多消息,叶修疑惑着关闭了群窗口,一看原来是刚刚扩的那个人。
        “嗨你好啊这儿黎天,主皮什么的暂时不定,毕竟我觉得自己那个都超棒!”
         “不是我自夸啊,这叫自信不叫自恋!我说的句句属实。”
         “我知道的你不用说了,你肯定是被我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高冷气息给吸引了对吧?不用掩饰了。”
           叶修无奈的看着满屏文字泡,回复了一句:
           “这里叶墨。主皮不定。不瞒你说…你身上那独一无二散发出来的智障气息真的是吸引了我。”
            “我靠???!我跟你说啊小叶子。那你还真的得去看看眼睛……。”黄少天一边和他吵嘴一边在群里回戏。
         

             “叶子你看到没有???”
             “看到啥。”
             “群上那个人在和我对着干!!看到没!他这是和我杠上了吗?那他就真的输了看我怎么怼他!”
             叶修去群上瞅了眼,把黄少天说的那个人顺手给k了。
             “这里秋欲,扩愉。”
             “这儿叶墨。”
             “嗨大兄弟你看到没,那个那个谁和我吵的挺凶哈。刷的我眼花缭乱。咱披皮吵着也是厉害了啊。”
             “厉害了。”叶修不在意的回复着看着群里。
             “b.大家,都别较真了。就那一点事,互相退一步不就好了。”
             “b.屁…!!是他先和我吵的!!我可没较真!”黄少天说
              “b.他欠。真的,气死我了说话嚣张死了。”方锐说。
            叶修看着他们,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看起来文绉绉的。也就意思意思附和了两下:“是啊你看看你们,多学学人家。”
            “过奖。”
            “敢问你叫啥啊。”
            “云汐。”
        于是云汐这个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叶修列表里的一个人,黄少天倒是还在一旁吐槽:
              “云汐小姐姐啊!你是不是被语文老师给洗脑了搞的说话满嘴跑大道理,我听着都头疼虽然我语文也不差。”
              “我是男的。…”喻文州头疼的回复。
               “喔。…这样啊。这个名字好女性化啊。你是不是喜欢女生?呸。你肯定喜欢女生啊我的意思是你……”
               “黎天你就少说两句吧你 。”叶修看不下去了啧怪到。
     

              “你们知不知道以前有名的那个F4??他们名字叫什么来着我忘了。”黄少天突然在群上问他们三个。
               “不记得了。你问这个干啥。”叶修说。
                “我来数数啊。。我们也是四个人哎!我们组个F4怎么样啊!!”
               叶修:“你就得了吧。”
               方锐:“你怎么不去上天?我才不要和你这个智障一起同流合污。”
               喻文州:“我都可以的。”
               “好的那现在我们就是F4了!老大是……云汐!!大家都要叫他老大!叶墨老二吧,我就委委屈屈老三了,至于秋欲!你肯定是得老四!!”
                “我靠凭什么啊!”
                “你丑!”
                “……”
                “咦老大呢???”
               “抱歉。刚刚又去写了张数学试卷。”
                黄少天:“……”
                方锐:“……”
                叶修:“……”






           


 

              “老爸老妈,我长大想打游戏。”
             


               职业赛上,兴欣的方锐叶修瞟见了蓝雨的黄少天和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
            

               “队长,那叶修我怎么看他冲我们在笑呢?”
             

                “不知道。”

【伞修】再会。(虐,慎点)

“喂?沐秋?沐秋?!!”

惊叫的路人,被血染上的白裙,电话里焦急的声音,渐渐都模糊了。

苏沐秋再次睁开眼睛大概也是过了好几天了,迷迷糊糊挣扎着把双眼打开一道缝打量着这个陌生环境。猛然想起车辆冲向自己的模样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我没死??

穿鞋下床在房间里有些烦躁的四周转着不知下一步应该先干些什么。刚刚准备打开房门出去看看,结果房间先一步被别人打开,

瞳孔瞬间缩小,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人,

阿修!!!

令苏沐秋失望的是,叶修并没有理睬自己,甚至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叶修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那叶修,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嘉世的队长了啊。你可要好好加油,带领嘉世取得好的成绩。”
“好的。”

这么说,这里就是嘉世?
苏沐秋没想到自己还可以有机会和叶修一起带领嘉世取得当年自己和他一起天天吹的天下无敌,还有机会一起并肩战斗。

男人把叶修安顿好了过后转身出去了。苏沐秋上前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唤道:
“阿修?”
仿佛有人在拍自己。
叶修猛地转身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刚以为自己是错觉结果又听到了苏沐秋叫自己的声音。

“沐秋???!”

叶修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苏沐秋,已经死了啊。自己是不是幻听。
“是我啊!我是沐秋。”
“沐秋?你在哪儿?”
这下叶修已经确认自己确实不是幻听了,苏沐秋是真的在自己身旁。不会错的,闻到了苏沐秋他身上那独一无二的香气,那是自己终身难忘的味道。
苏沐秋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会看不见自己,只好将叶修身旁的茶杯举了起来。
“叶修,能看到吗?”
茶杯慢慢的从桌子上浮起来了,叶修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连忙回答人到。
“看到见,看得见。茶杯浮起来了。”
苏沐秋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了,抿起嘴唇张开了手臂给了叶修一个大大的拥抱。叶修感受到了温暖有些不知所措的慢慢将手臂也环绕在人腰间开心的笑了。


这样一起高兴的过了很久,可惜 ,好景不长。
叶修在知道了苏沐秋还活在这个世上,只是看不见但是可以听到他说话,可以触碰到的这件事告诉大家,大家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我说叶修,你是不是想苏沐秋想到精神出毛病了?赶紧给老夫去医院看看吧。”魏琛在电话里说到。

没人相信叶修也没办法,他尝试着让苏沐秋说话给他们听就知道了。可是,很奇怪。苏沐秋说的话,就自己一个人可以听到,他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触碰到。

嘉世三连冠,是苏沐秋在身旁看着叶修完成的。
叶修很幸福。

叶修不甘心,又和苏沐橙说了这件事,希望苏沐橙可以相信,结果苏沐橙愣了一下随后垂眸苦笑。

“叶修,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这是个事实,哥哥他…已经死了啊。”



苏沐秋就在旁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原来,自己早死了。?

看着自己身体慢慢消逝在空中,眼睛带有些迷茫,最后变为了微笑在阳光中消失了。




这次是真的再见了,阿修。



“沐秋……???!!!!!沐秋你在哪里??!”





end

【喻黄】死亡告白

“嗯。?少天早啊。”
喻文州早早瞟到早已起床的黄少天在自己身后偷偷摸摸的紧盯着自己便润了声线提前向他问好。见人惊愕模样忍不住笑言:
“怎么了。少天?”
“队长你后面是小卢刚刚吃的口香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忍不住一下大笑,回荡在蓝雨,也回荡在喻文州心里。


黄少天笑的真好看。
如同那束最耀眼,最温暖的光芒一样。
但是,
光束渐渐黯淡了下来。


“少天早上好。”
习惯性的话语,习惯性的微笑。
黄少天愣了一下随后咬了唇垂眸从齿间挤出“早上好”三字然后便又飞快的溜走了。

连续了好些天,黄少天都没和喻文州说话。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也没有找黄少天。
双方一直沉默。

“队长…你说,如果我离开蓝雨了你会怎么样。?”
“少天,你还不老,又不会那么快退役,想这些干什么?”弯眸低头亲了他脸颊拍拍他肩膀说到。
“……我。”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可是喻文州却没听到他那小声的一句话。



“万一我不在了呢。”


我只想听你一句告白。



最后一幕就是喻文州抱着黄少天哭了。
他不知道,会这样。明明刚刚还什么事情也没有,下一秒立刻就倒下了。

“小卢!!郑轩!!”

那是喻文州第一次这样嘶声呐喊,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来不及说…喜欢。”






光芒,灭了。


喻文州生贺)


喻文州起来的时候蓝雨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大家都还没起床。晨光渲染着天空让人感到一丝温暖。
按往常一样,伸指敲了敲房门喊到:
“黄少 ,小卢。该起床了。”
没有人反应,喻文州疑惑了一下又敲门这么喊着。门开了,出来的是他的父母。
愣了一下突然反应了过来,对啊,蓝雨早放假了啊,自己怎么又忘了。
刚想着给父母道歉说明,结果妈抢先一步问到。
“黄少小卢。?是谁?你的女朋友?”
喻文州听闻哭笑不得,自己有女朋友难不成还两个。?摆手连忙笑着解释了:
“爸,妈。是我糊涂了,我还以为在蓝雨,还想着叫队员起床呢。…”
喻文州刚刚说完便听到自己的手机在桌上嗡嗡嗡的响着,瞟了眼发现是卢涵文的……拿起按了接听的按钮。
“喂。…小卢。?有什么事情吗?”
“队长,黄少生病了!!!来医院看他吗?!”
“………………”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喻文州听闻此事皱眉无奈伸手揉揉太阳穴,随意的收拾了下东西便出发了。

“少天?”
刺眼的阳光照在白色床单上,如同眼前这人一样曜目温暖。抬脚跨进了病房轻声唤道。眼前着黄发男孩立刻转头惊喜说到。
“哇!!队长!你怎么来了?谁跟你说的?谁啊谁啊不会是小卢吧?喔我就告诉他一个人肯定是他说的。”
“小声点,这可是病房。”久违的恬噪,却是在病房里重逢。喻文州忍不住又说一句:
“注意身体啊。”
“好好好。”黄少天立刻点头答应,三下两下把被子掀开跳下床拉着喻文州的手带他跑出了病房。
“队长我跟你说,医院旁边有一个花园可好看了。”一边跑黄少天一边转头笑着和喻文州这么说着。
很快就到了地方,蓝色的小花布满草丛点缀着,头顶着蓝色天空呼吸着青草的芬芳。就是偶尔有几朵很大的不同颜色的花儿与现在这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一朵是绿色的花,一朵是红色的,一朵是黑色的,还有一朵是五颜六色的。
疑惑的又瞅了眼发现那朵五颜六色的花在乱晃。紧接着就长出了双手??
花站了起来。??长出了双腿。?
喻文州惊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后来花旁边露出了一张脸,
叶修。
他身旁的那些大花也动了起来,他们依次是王杰希,韩文清和周泽楷。
叶修:“哟,手残。好久不见啊。我就代表咱兴欣来和你道个生日快乐啊。”
王杰希:“生日快乐啊喻队。”
韩文清和往常一样黑着脸:“生日快乐。”
周泽楷:“嗯。…”
生日??谁的生日??喻文州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身旁的黄少天见人露出疑惑神色问道。
“喂喂喂队长,你该不会连自己的生日也忘了吧!”
一旁拐角处走出来的卢涵文也附和到:“是啊是啊队长。你自己生日都忘了吗。?”
歪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的样子,众人还未高兴一下就见喻文州又问到。

“可是,我一般过的生日都是按阴历过的啊。”